宿州冠景凯旋门:这可不是简单“私事”!

文章来源:叩富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8日 07:39  阅读:3471  【字号:  】

疯子老师说:请你们打起精神,我要开始表演了。说着,他看似不经意的走向桌子,只见老师抬起右手,抡圆了胳膊,猛地拍向桌子,啪地一声,桌子颤抖起来,仿佛要断裂了,整个教室也似乎震动起来了。老师抬起头,用左手指指向教室的左后方,大喝一声:注意听讲!同学们吓得不知所措,一齐把头向后扭了过去,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教室的左后方,一看,左后方竟然是一群不知所措的家长。我心里暗想:这老师真是个疯子,怎么能批评后面认真听课的家长呢?

宿州冠景凯旋门

小学四年级时,我的外语成绩糟糕级了,老妈差点对我失去了希望,特地给我报了外语的补习班。由于内向的我当然很反对老妈这样做法,那段时间为了这件事我与老妈争执了许久许久,许久的我都数不清到底有多少时光没有理老妈了。冷战到了中间的时候,我终于败给了老妈的泪滴。到了补习班,我感觉很不自然,补习班里我一个人也不认识,这样的情况足以让我窒息。于是,我挑了个不怎么显眼靠墙角的位置坐了下来。补习班的位置就看你来晚还是来早了,来早的就能挑个好一点的位置,来晚的只能做剩下的位子了。到了快上课的时候,班里来了一位女生,这个女生长得很俊俏,头发到腰际,扎个高高的马尾辫,既不失传统又有了时尚的感觉;二八分的刘海显示出了御姐的气质,她那双顾盼撩人的大眼睛每一忽闪,微微上翘的长睫毛便扑朔迷离地上下跳动。深沉睿智的眼神四处张望,像是要找什么。啊,她好像要走到我这儿了。请问我可以做这儿吗?甜美的声音换回了我的魂儿,只见她正对我甜甜的微笑,两边的酒窝也现了出来,含蓄而天真,甜美而质朴。李雪,李雪?请问我能做这吗?

最辛苦的还是老师,她不仅要给七十多个学生讲课,还要给我们一一辅导,时不时流下了汗,湿润了课本,只为让我们学习更多的知识,让我们有更好的前途。

是的,我好孤独。其实真正的孤独并不是流落荒岛,耳边只有海浪击石的声音,而是身处闹市人群却不知向谁打开心门……也许优异的成绩并没有为我增添光荣与喜悦,反倒像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把我与快乐阻断。为什么?我不要羡慕的眼神,我只希望和同学们平等、自在地嬉戏、欢笑……我像泰戈尔笔下翅膀被绑上金子的小鸟,我飞不高;我也时常陪着林妹妹眼空蓄泪泪空垂,浅斟低吟着他年葬侬知是谁,只因我孤独。




(责任编辑:门紫慧)

相关专题